一只肥柴柴啊

小学生文笔 🐰


专属甜心

“叮铃铃铃铃”放学铃声急促地响了起来。与此同时,林彦俊已经出现在了9班的门口。

他在等尤长靖。

林彦俊和尤长靖住在一个小区里,每天放学铃响起的时候,林彦俊都会准时出现在9班的门口等尤长靖一起回家。一开始,9班的同学还有点啧啧称奇,私底下小声议论着。

“欸这不是5班的林彦俊吗?”
“是耶!真的长得好帅!”
“他到我们班来干嘛?”
“看样子好像在等人吧。”
“啊?他不会是看上了哪个女生吧?”
“不是吧……听说他一直是单身欸。多少女生向他告白都被拒绝了。”
“也是哦,帅是蛮帅的,就是看起来有点凶欸,不太好相处的样子。”

正说着,就见林彦俊冷冷的一瞥,刚刚还在激烈讨论着的女孩子不自觉地抖了一下,赶紧避开了他的眼神。
“好可怕……”

这个时候,在众人惊诧的目光中,尤长靖乖乖地背着看起来像个炸药包的双肩书包径直往门口跑去。
“你今天很慢欸。”林彦俊略微低头盯着他一字一句说道。
“我在给同学辅导作文,所以稍微晚了点啦,快走啦。”尤长靖软软糯糯地说着,很自然地就去抓林彦俊的胳膊。林彦俊右手抓着书包往肩上一甩就那么单肩背着,很快就和尤长靖消失在了众人的视线里。

次数多了之后,大家也就渐渐习惯了。看到林彦俊出现在门口的身影时,他们都会朝尤长靖喊道:“长靖,林彦俊在等你了哦!”然后便继续各做各的事,也不再会有各种探究的视线投向林彦俊,仿佛这是一件再正常不过的事。

“长靖,林彦俊已经在门口了哦。”
“林彦俊!你稍微等我一下哦!”
只是这一天,好像有点不太寻常,尤长靖居然让林彦俊在门口等了二十分钟还没有出来。
从门口进进出出的同学隔着一米的距离也能感觉到从林彦俊身上扩散出来的黑气,那是一种带有威慑力的气场。

路过的同学根本不敢看他,只能小跑着跑进去找尤长靖,小声急切地问道:“你在干嘛啦!怎么这么久!林彦俊现在好恐怖!”

“没关系啦,我马上就好啦。”尤长靖依旧是笑眼弯弯,好似完全不怕门外那个人似的。

“还有你啊,怎么有那么多问题?我不是都跟你解释过一遍了吗?快让长靖回家啦!”刚刚那个同学盯着坐在尤长靖对面的同学,语气中已经带有些不耐烦。

“我……我只是还不太懂。”被催促的男生有些委屈,小心翼翼地说道。

“没事啦,刚来第一天,有很多事情不太清楚也是正常的,我明天再跟你解释哦,我今天要先走啦,拜拜小A。”尤长靖背好书包冲他挥挥手,就向门口跑去。

门口,尤长靖正在跟林彦俊不知道说些什么,只见林彦俊一道锐利的目光朝刚刚那个人扫视了过去。

那个叫小A的男生,对上林彦俊的目光,不自觉地就低下了头避了开去,然后又带着点打探意味地慢慢抬起了头,就看到林彦俊正眯着眼睛在看他。

大概对视到第五秒的时候,小A额头沁出了几颗汗珠,最终还是低下头避了开去。

林彦俊左边的嘴角暗暗上扬,露出一个耐人寻味的笑。

小A再抬起头的时候,门口哪还有人。

回家路上。

“尤长靖,你不想要解释一下吗。”
“哈?解释什么?”尤长靖一脸无辜。
“你知道我在门口等了你多久吗?”林彦俊脸上没有笑容。
“哎呀,今天新来的同学有很多不懂的地方,我在跟他解释啦。”尤长靖的语气里带了点撒娇音。
“一定要你跟他解释吼?”林彦俊面色有点松动,但是还是努力维持着。
“大家都是同学嘛,互帮互助啦。”尤长靖眨着清澈的大眼睛,见林彦俊面上又松动了三分,赶紧扯开话题。

“欸林彦俊,今天你穿这件红外套超帅耶!”
“早上夸过了,换一个。”
“明早你想吃什么?”
“……”

尤长靖很会吃,也很会做饭,微显圆润的身材便是佐证,却显得他更加温润,他从来不吝分享好吃的给同学,大家也都愿意和他玩。

林彦俊和尤长靖一起回家的第二天,林彦俊就命令他以后都要给自己准备一份早餐。尤长靖也不恼,反而是一副乐在其中的样子。

尤长靖是属于那种全校你都找不出一个人不喜欢他的,提到他,不管是老师还是同学,都是无止境的夸赞,成绩好,人又乖巧,平时都是笑眼弯弯的,这倒和林彦俊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林彦俊学习成绩不大好,嗯……说不大好算是很给他面子了,就是倒数的那种……他坐在教室最后一排,平时一副生人勿近的面孔,极难得才能看到他的酒窝。酒窝出现的时候,十有八九是和尤长靖在一起的时候。

他虽然成绩不好,却从不惹事,除非是有触犯到他原则的问题。虽然他随时随地散发出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气场,奈何他生的实在英俊,仍然时不时地有胆子大的女生给他送情书,结果呢,当然就是没有结果。

后来他们发现林彦俊只和尤长靖玩的时候,情书自然都从尤长靖那边中转,事实上,每次尤长靖要把情书给林彦俊的时候,林彦俊总是看也不看地说:“扔掉。”
“啊?”
“扔掉。”
“林彦俊你这样我很难做欸。”
“还要我说第三遍吗?”
“……”

于是尤长靖只能充当这个恶人,女生们一脸期待地来问的时候,他只能委婉地解释道:“他现在还没有恋爱的打算啦。”心里再把林彦俊咒骂一千遍。

好在大家都是一样的,从来没有人告白成功,林彦俊始终没有女朋友,大家心里还算平衡。

“叮铃铃铃铃”放学铃响起,林彦俊准时出现在9班门口。

“大概就是我刚刚说的这样啦,还有什么问题的话,明天可以再问我哦。”
“我先走啦,拜。”
这一次,尤长靖很快就把书包整理好,乖乖背着包,冲向门口。

他小喘着跑到林彦俊身边,笑得眉眼弯弯。林彦俊拍拍他的肩,便要往外走,一回头,就看到小A拿着本子往这个方向发呆的样子。林彦俊只是扯了下嘴角,就和尤长靖大步离开了。

小A抓着本子,视线还停留在那个方向,若有所思。

回家路上,林彦俊主动提到小A。
“那个人,有点意思。”
“哈?你是说小A吗?”
“他叫小A?名字还蛮有个性的。”
“嗯,明明他昨天才转过来,不知道为什么感觉好像在哪有见过的样子。”尤长靖歪着脑袋呈思考状。
林彦俊也低着头似乎在思考些什么。

“阿靖阿靖……”急促的脚步声伴着断断续续的呼唤声在背后响起。
林彦俊和尤长靖便停下脚步,同时转过身望过去,就看到一个瘦高的身影在快速朝这里移动过来。
这不正是刚刚提到的小A?

待他跑到跟前,便弯腰撑着膝盖大口大口地喘着气,脸颊上亮晶晶的。
“小A你怎么了?有什么事吗?”
“我……我……我想和你一起回家。”他断断续续地吐出这几个字。

“哈?”尤长靖一脸不可思议,马上抬头看了眼林彦俊。
林彦俊一言不发,脸上看不出什么表情。

天空忽然又变得昏暗了些,一团团乌云似乎在慢慢靠近。
要下雨了。

“我家刚搬过来,就离你们小区不远,我就想着我们可以每天一起上下学。”
“这样啊……可是……”尤长靖有些为难。
“我跟他一起上下学。”林彦俊一字一句道,倒听不出多大的情绪浮动,只是这语气却有着一种让人无法反驳的魔力。

“我们三个可以一起走。”小A像是早知道他会这么说,面上倒没露出什么惊讶的神情。
“不需要。”
说着,林彦俊就拉着尤长靖转过身大步走开了。

小A站在原地,看着眼前戴着帽子的高个少年拖着稍矮一些的少年一点一点变小,直至完全消失在视野。他低下头,露出一丝苦笑。

“林彦俊你走慢一点啦。”尤长靖有些跟不上他的脚步,踉踉跄跄的。

谁知林彦俊一下就停住了脚步,还没来得及刹车的尤长靖“砰”地一下就撞了上去。

“好痛啊!林彦俊你下巴那么硬干嘛!”尤长靖揉着自己发红的鼻子抱怨道。

林彦俊走过去,动作轻柔地帮尤长靖揉着鼻子,尤长靖也只是抗拒了一下就顺从地任由他的动作。

“以后离他远一点。”
“嗯……”尤长靖知道林彦俊不喜欢小A,虽然他自己对他没有什么意见,但隐约也哪里有点不太对劲,却又想不起来到底是哪里。
“哎呀不管啦,就少接触一点好了。”他在心里默念道。

之后的一学期里,他们三人就维持着这样的现状。
常常是林彦俊和尤长靖在前面走,小A在后面远远地跟着。
林彦俊在场的情况下,他也很识趣地和他们保持着距离,只待林彦俊一离开他就伺机靠近尤长靖,好像有些什么话要跟他说似的。

奇怪的是,就连平时在学校里,他都很难和尤长靖说上几句话。
每次他有问题想要请教的时候,总会有乐于助人的同学出现,根本不给他靠近尤长靖的机会。
不用说,肯定是林某人的手段。

至于尤长靖呢,虽然对他没有什么敌意,奈何扛不住林彦俊下的命令。
除此之外,他确实也感受到了这个同学对自己似乎有一些不一样。
好几次,他都带了好吃的准备同他分享。
更不可思议的是,有一天中午,他居然带了椰浆饭来教室,这可是尤长靖最爱的食物啊,但是除了林彦俊,他却从未对其他人提过。
当然,最终这些吃的一次也没有送成功过。

还有一件事,似乎也有点不同寻常。
那是高二休业式的前一天。
那天放学后,尤长靖和林彦俊照常一起回家。
在小区里的分叉路上分道扬镳。
尤长靖径直往自家方向走,他能感受到背后的脚步声。
这个频率,这个方向,分明就是有人跟着他啊。
他不敢回头,只能加快步伐,企图早一点到家,身后的脚步却也同步加快了起来。
终于,快到家门口了,他的胳膊一下子被人拽住了。

是小A。
尤长靖险些就要叫出声了。
小A背着书包,脸上沁出密密的汗珠。
他刚要开口,却被不知道何时出现的林彦俊拽走了。

“尤长靖你先回家。”林彦俊一边把小A往外拖,一边看着尤长靖说道。
尤长靖像是刚缓过神来,仿佛得到了某种力量,只是“嗯嗯……”了两声,转身就跑了起来。

林彦俊单手扣住小A的胳膊,一道道手指印有力地印了上去。
仿佛是豹子牵制小动物似的,他三两步就把小A拖到一个比较隐蔽的角落。
一松手,小A便踉跄了好几步。

“你不住在这里。”林彦俊直截了当。
“或者说,你根本就是住反方向。”

小A的脸色一下子变得有些难看,顿了一会儿,抬起头看着林彦俊的眼神里似乎有了些落寞。
“是。”

“我知道你一直以来在意的东西。”林彦俊半靠在墙上,戏谑地看着他。

“你知道?”小A有些意外,不由自主地向他靠近了两步。

“你所纠缠的,不过是儿时那段并不特殊的过往罢了。”
“不是的!”小A有些激动。
“那个时候……我身体不好,瘦瘦弱弱的,大家都不愿意和我玩,甚至欺负我,只有阿靖对我好!”他的瞳孔极难得的闪烁着光芒。
“只是……过了这么些年,他竟已经不记得我了……”刚刚出现的光芒转瞬即逝。

“他对谁都好,你只是他生命中出现的一个再平常不过的人罢了。”
“以前我对你还有所容忍,以后,请你离他远一点,不要让他困扰。”
“否则,以后的事就不太好说了。”
“我的耐心是有限的。”
林彦俊自己连着说了好几句话,见小A只是木木地站在那,不禁有些烦躁了起来。

“你有懂我意思吧?”
小A只是低着头沉默。
林彦俊话已至此,也不再多说,便往回走。
刚走出去几步好像忽然想起什么似的,停下了脚步,背对着小A道:“当然,他对我不一样。”
“他是我的专属甜心。”

第二天,休业式。
尤长靖的心情似乎没有受到太大的影响,他和林彦俊还要一起表演节目。
他们要对唱一首歌。
两人今天的装扮以蓝色为主色调,尤长靖是一件蓝色格子衬衫,而林彦俊则是纯蓝色衬衫。

快唱至结尾时,林彦俊发现了台下的小A的身影,他在看尤长靖!
林彦俊嘴角的笑容一下子凝固住了,冷冷地看着他。
不过,也只有三秒。
三秒后,他拿起话筒朝着刚刚那个方向:“这首歌,送给我的专属甜心。”

小A明显怔住了,随后便低下头不再看他们。
尤长靖没有想到林彦俊会忽然来这么一句。
笑呵呵地轻声问他:“你在说谁哦?”
“一个滥好人。”林彦俊嘴角划出一个弧度。
“哈?”
“哼!傻傻的!”

————————————

图cr:朝五晚九(侵删)
由一张图脑补出来的小剧场,好像比小剧场要长一点。
最近比较忙,分了几天码完的,可能有点断层。
这张图真实地戳到我了,让我有一种“宣示主权”的感觉。

不定期更新,看心情,看灵感,主要看时间。
朋友们我们有缘再见。晚安。


评论(1)

热度(57)